主页 > U生活历 >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完结篇】当议长从紧张到驾轻就熟杨巧双心甘情 >

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完结篇】当议长从紧张到驾轻就熟杨巧双心甘情


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完结篇】当议长从紧张到驾轻就熟杨巧双心甘情

2013年,我国政坛迎来首位女议长─雪兰莪州议长杨巧双。当时只有34岁的她既担心又紧张地坐上议长的座位,学习如何掌控州议会。5年过去,她没有驱逐过任何一位议员出会议室,对政治工作驾轻就熟,也越来越心甘情愿。

回首参政至掌政,杨巧双于2008年大选时初试啼声,就以71%高投票率中选雪州梳邦再也州议员。“十年前加入政坛时我才29岁,年轻又毫无政治经验,也刚结婚不久,很多个人因素还不确定,包括如何扮演妻子和州议员的角色。”

她表示,当年涉政是她人生的一大转变。“我以为只是一个尝试,想不到就这样执政。回想过去,我没有后悔,因为个人成长训练我成为更坚强的人。”

她坦言,初担任州议员时,她内心还不是很愿意,甚至想过退出。“因为当时还年轻,我不想就这样过日子...过后,想法有了转变,想到如果今天停下脚步,国家就会倒退。”

参政为肃贪反对种族政治

“过了自己那一关,也就是在第二届任期开始,我才做得心甘情愿,停止退出政坛的想法。改革不能停止,工作还没有完成,我必须停止埋怨,接受和面对它,继续做好自己的工作。”

她接受《》专访时说,参政是因为当时的反对力量太弱,无法发挥制衡和监督的角色。

“我参政目标有二:打击贪污和反对种族政治。10年后,贪污如一马发展机构事件还是可以发生,所以我的工作还没有结束。当然,身为雪州议长,我们进行了很多改革打击贪污,比如修改条文强制雪州反对党领袖担任公共帐目委员会主席,给予反对党足够的权力制衡,以有效地监督和对抗贪污。”

至于种族化政治,杨巧双指出,这也是行动党斗争多年的目标。7年前,杨巧双的长女出生时,她及印裔丈夫决定为孩子在种族一栏填写“马来西亚人”(Malaysia),却遭国民登记局驳回。最后,他们孩子的种族改为“华裔”。

女儿种族栏填大马人被拒  

她针对此事致函首相、内政部长和登记局,完全没有回应。“7年了,现在我两个女儿的报生纸,一个是华裔,另一个是印裔。我一直认为,这问题需要检讨,尤其在一个拥有两个种族的家庭,身份证为何只能取捨一个?”

另一方面,她表示,无论任何专业,作为一个团队的成员很重要。“你不能孤身作战,必须信赖别人。我有我可以信託的宗教信仰,在政治方面也有长辈指导。”

她说,行动党拥有很好的支援,当她面对问题时,几位资深领袖都会亲自致电鼓励她,让她不感孤单。

“政党如何对待女性很重要,让你不觉得有歧视。行动党支持女性参政,还通过30%女性候选人的议程,现在甚至支持女性成为雪州议长。”

她认为,女人的耐心及天生好听众,允许女性成为成功的政治人物。“因为资历浅,在当上女议长首两个星期真的很紧张,担心无法控制议会、议员发生争执怎幺办等。不久后,就驾轻就熟。” 

屡次被攻击 不迴避宗教课题

杨巧双是虔诚的基督徒,很多人因此利用宗教和种族攻击她。在州议会上,她经常受到批评的往往都是涉及伊斯兰的动议,若拒绝动议又被指反伊斯兰。她形容,那种情况就像一个陷阱,她也习惯了。

2014年,她出版了个人传记《Becoming Hannah》,一名北大政治系教授认为书中内容涉及传教因素于去年报案,引起争议。专访当天,她刚巧收到警方报告。

“针对此课题,在对方报案之前,我已经报案,指对方利用我的书陷害行动党拥有基督教议程。我刚收到警方报告,却指我的投报没有任何涉案成份。”

她强调,她从来没有迴避过宗教的问题。“信仰对我非常重要,它让我成为更好的政治人物、更好的妈妈,这就是我,但我没有利用我的信仰去伤害人。”

她表示,她大胆地谈她的信仰,因为国家宪法保障人民宗教自由的权利。因此,她认为政府与宗教要分开。“我没有强制他人跟随我的信仰,我没有要求你一定要跟我要有同样的信仰,我没有!”

不把工作压力带回家

比起以前刚踏入社会的年轻律师,杨巧双表示,在政坛的磨练让她比其他同龄女子更快成长和成熟,更懂得如何管理压力。同期间,当上妈妈改变了她很多想法。   

“我现在更懂得管理压力,不容易担惊受怕,尤其是当上父母,根本不能允许压力驾控你,因为你有作为父母的责任,你要生存下去。”

作为职业妈妈,她坚持不将工作压力带回家,也不允许自己长期离家。“若将工作带回家,它会阻止你胜任父母的职责,无法全心全意照顾孩子。当然,女性从政还是有限制,就以为母者来说,我不能长期离开孩子,大家必须理解。”

杨巧双自己照顾两个分别7和5岁的孩子,工作时交给母亲看管。“我的私人生活圈都是在家和教会,因为父母的责任是无人可以代替。你没有选择,就需要妥协,也要知道优先在那。如果没有办法做到的,就不要答应。”

她认为,职业女性要自知量力,不懂得拒绝最后只有自己辛苦。若没有能力做到也不必感到内疚,不然内疚的感觉会很煎熬。

忠告女性先结婚再参政

杨巧双过去十年黄金期贡献给政治,从不太愿意到心甘情愿,政治对她来说不只是一份工作,而是感召。“你不能期望它是朝九晚五的工作,下班后不接受任何应酬。你不能这样做,因为你已经是公众人物。”

她感到很幸运的是丈夫明白事理和非常支持她。因此,她奉劝新进的女性从政者,踏入政坛前尽快结婚。

“这是我经常给单身朋友提出的劝告,因为你一进来(政坛)后真的没有时间,除非对象是你之前认识多年的朋友,不然你不懂对方有没有企图。什幺会成为隐私?什幺是公开?很複杂,你也不懂对方是否可以接受你忙碌的政治工作。”

她说,大马政坛基本上对女性很友善,其中雪州拥有最高的女议员比率,即56人中有15人是女性,当中有婆婆级,也有单身女性,让大家都听得到女性的声音。  

採访手记——她坚持做回自己

踏进杨巧双的服务中心,五六名工作人员都是女性,只有一名男生,大家忙碌地为上门的选民提供谘询服务。虽然多数是实习生,却也看见现代女性在职场的力量。访谈以熟悉的广东话进行,比起10年前初为人妻的腼腆,这位两个孩子的妈妈无疑成熟很多。其实,话题最多是妈妈经,尤其是网络安全。她指网络上很多黐线的人(神经病),很不安全,所以她不上载孩子的照片,以保障他们的安全。

她深明身为公众人物的隐私和形象,不再穿拖鞋短裤出门,也许有人认为她衣着保守,但这是个人选择。她强调与信仰无法分开,而且很重要的说了三次:“因为这就是我。”杨巧双就是这幺一个懂得做自己的女人。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